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4163

主题

6052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7159

荣誉管理最佳新人活跃会员

发表于 2018-9-20 20:40: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钱塘江大潮的文章

钱塘江大潮的文章
钱塘江大潮的文章

钱塘江大潮磅礴壮观,自古以来天下闻名。直至昨天(2018年9月26日)我才零距离领略,快意一睹。

此前,我在网上查阅了钱塘江大潮的成因:其一是钱塘江入海的杭州湾呈喇叭形,口大肚小。钱塘江河道自澉浦以西,急剧变窄抬高,致使河床的容量突然缩小,大量潮水拥入狭浅的河道,潮头受到阻碍,后面的潮水又急速推进,迫使潮头陡立,发生破碎,发出轰鸣,出现惊险而壮观的场面。其二,是江口有巨大的拦门沙坎,潮水涌进遇到强大阻力,前浪遭遏,后浪又上,波推波,浪迭浪,潮水便排山倒海般汹涌而来。潮头高度可达3.5米以上,潮差可达10米。其三,大潮与月亮和太阳引力有关。潮汐是海水在月球和太阳引力作用下发生的周期性涨落现象,钱塘江大潮主要是由海潮倒灌引起的,所以,它也与月亮和太阳引力有关。

大潮的变化有着一定的规律,潮汐的大小受天文、地理、河床高程、径流的大小、主槽(航道)的走向和气候等许多因素制约。

涌潮现象,在世界各地少有所见。巴西的亚马逊河大潮和我国的钱塘江大潮,世界著名。

千百年来,沧海巨变,钱塘江大潮卷走了世间无数的恩怨情仇,却没有卷走那些英雄贤达、骚人墨客、达官显贵以至帝王将相在江边留下的风流余韵。

刘禹锡的《浪淘沙》“八月涛声吼地来,头高数丈触山回。须谀却入海门去,卷起沙堆似水堆。”生动地描绘了钱江大潮的壮阔气势;苏轼“八月十八潮,壮观天下无”的诗句饱含激情地赞美了大潮的无限风采……还有范仲淹、李白、杜甫、孟浩然、白居易、乾隆皇帝等留下的不朽诗作以及一段段传奇佳话,都为钱江大潮涂上了一层层神妙的色彩,使人们为其油然而生无限的景仰。

古往今来,每年阴历八月中旬是钱塘江观潮的最佳时间。

前天是阴历八月十八,据报道钱塘江将出现8年来最大的一次潮峰,央视与浙江卫视一起在观潮胜地盐官古镇和萧山全程直播钱塘江大潮。为此,我的心中早已是波涛汹涌,唯恐错过了这难得的时机。可是就在这兴头上,家人意见出现了分歧,说是去观潮的路上定会游人如蚁车流如潮,观潮点也会人满为患,每年此时都有发生事故的报道。我们要带小外孙一起去,不仅有诸多不便,更担心安全问题。这样一说,我只得以大局为重,放弃了观潮的最佳日子。

昨天,9月26日,天不作美,阴霾笼罩,细雨霏霏。“江风吹雨送早寒,观潮游人复憧憧”,我们驱车进入萧山观潮城时,已有不少人先期来到,处处可见在雨中忙碌的警察和保安人员。昨天这里是数十万人观潮的盛况,今天的景象显然不能与之并论。但是没有了堵车之烦,没有了拥挤之忧,并且还从容地买到了钱江观潮度假村内的观潮台座票。人在观潮台,没有了被大潮卷走的危险,因而我们感到心境宽松,怡然自得。绵绵的江南细雨,摇曳着缱绻的情丝,让人放飞着漫游的心绪。

江边,为“第二届萧山国际旅游节暨2010中国国际(萧山)钱江观潮节”搭起的舞台上,正上演着精彩的文艺节目,然而观众寥寥。人们都聚集在观潮台和度假村高高的台阶上,面向江面,翘首盼等大潮的到来。江面上迷迷蒙蒙,隐约可见对岸的高楼大厦。我提前做好了拍照准备,试着拍了一些近处的镜头,生怕照相机在大潮到来之时不听使唤了。拍照少了明媚的阳光,而人和景物在朦胧中依然舒眉展颜。

大潮到来的壮观无须我再描述。“来疑沧海尽成空,万面鼓声中”,“天排云阵千雷震,地卷银山万马奔”,“ 望飞来、半空鸥鹭,须臾动地鼙鼓。截江组练驱山去,鏖战未收貔虎。”吟罢这些诗句,便觉 “前人之述备矣”。

大潮一过,人流散去,不免有雅兴不尽流连忘返之意,正所谓“钱塘郭里看潮人,直到……白头看不足”。偶听有人摇头感叹:等了半天,两分钟就过去了,唉……叹息声中,是期许过高的遗憾,抑或得不偿失的抱怨?依我说,不必遗憾,也不必抱怨。观潮如同生活,要不你就 “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空云卷云舒”;要不你得节制欲望,随遇而安,知足而乐。有时幸福如期而至,有时却会擦肩而过,平静中兴许会有汹涌而来的幸福,陶醉中却可能会从幸福的巅峰跌落。我们是否应该一方面把握机会,拥抱生活,一方面听其自然,淡然处之呢?言及于此,我想借四句古诗来作结尾:“潮去潮来春复秋,钱塘江水通湖头。愿郎也似江潮水,暮去朝来不断流。”

钱塘江大潮的文章

“八月十八潮,壮观天下无。”想必大家都听过这句著名的诗句吧,它就是对这一世界奇观的最高赞誉。今天就是八月十八,这两天电视里关于潮的新闻很多,虽然没有亲临现场,但通过电视机的镜头我还是有一种身在其中的感觉。

钱塘潮是指浙江省钱塘江流域,受到太阳和月亮引力所发生的潮汐现象,被誉为最壮观的海潮,是天下奇观。古来今往的人们都对它赞不绝口,也留下了许多闻名的诗句。除了文章开头所说的那句外,还有“海阔天空浪若雷,钱塘潮涌自天来”,“一千里色中秋月,十万军声半夜潮”等等。今年的钱塘潮又来了,到底有没有古人诗句中出现的那样壮丽景色呢?我万分期待。

这天中午,大家都在吃午饭,忽然电视里就出现了有关江潮的新闻,大家立刻屏气凝神,高度关注。电视的画面虽然小,但我们仍然感受到了那股滔天的气势。通过电视画面,我们看到一片宽阔的江面,水面风平浪静,呈现出平和的状态。两岸都挤满了观潮的人群,伸着脖子,焦急地等待潮水的到来。忽然,远处好像传来了惊雷一般的巨大声响,紧接着观潮的人们也开始乱嚷嚷了起来。“潮来了!潮来了”的声音此起彼伏。在人们的一片呼喊声中,远处平静的江面上出现了一道白线,在水天相接的地方,那白线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席卷着千钧的气势奔涌而来,气势浩大!眨眼间,那潮就已经来到跟前,人们终于看清了它的模样,有两米高的潮,白色的浪花如同无数颗珍珠被穿在一起成了项链,又不知是哪只神手推动着这些珍珠项链到处滚动,在平静的江面上掀起了一股强烈的气浪,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它仿佛如被解开了羁绊的千万匹白马,永不停步地奔跑,掀起了白色的浪潮,引来人们的惊呼声;它又好像穿戴白盔白甲的十万,哦,百万大军,杀声震天地向前扑去。这如果真是打仗,那敌军恐怕还没开打,就被吓晕了吧。

下午的时候,我们又观赏到了许多奇观,比如交叉潮和回头潮。在一大片平静的江面上,潮水的交叉将江面分成了四个部分,有颜色浅的,也有颜色深的,它们中间界限分明。根据解说我们知道那颜色深的是潮水带动了降低的污泥翻滚,而浅的便是潮行进的那一面。远远观去,宽阔平整的江面上阴阳分明,又黑又白,好像太极图,真是不得不令人啧啧称赞。而回头潮更是奇妙。潮水在涌上一条长长的拦河堤坝后,咆哮的潮水受到阻拦而涌回,形成雪山,猛烈地撞击对面的堤坝,然后以泰山压顶之势席卷而回,风驰电擎地向东奔去,声响震天,长久不绝,形成壮烈的奇观,这便是回头潮了。

钱塘江的潮水,和祖国的许多奇观一样,都是十分奇妙的。它们是大自然的大气创造,为祖国的壮美河山留下了精彩的几笔。我们要注意保护这些奇观,把它们留给我们的子孙,并世世代代一直流传下去。

钱塘江大潮的文章

妈妈的外婆家在海宁的钱塘江畔,一月十九日,趁着去看望舅公的机会,我顺便去看了看钱塘江。

堤岸上很静。桑树的嫩枝接在老枝上,等待春天的风让它们长叶。被烧得焦黑的枯草静贴在地上,等待春天的雷让它们成为新草的肥。

昨天是十八日,太阳、月亮和地球一月一度地排在一条直线上,钱塘江的浪理应最高。即使未曾见过,今天朝那河床上眺望,我也对昨天的浪略知一二了。

那江水是十分安详地流着的,江底高起的坝上的淤泥却突兀地一块块凹下,一块块耸起,像是万匹战马从此处飞奔而过留下的蹄印,又如同长龙拱起了脊背,逆着流水。与其说像江底,倒不如说像戈壁。与其说像戈壁,倒不如说像瞬间化石化的江水。

有一个垂钓者蹲在栈桥桥头,在浓雾下像一个剪影,他垂钩的钓线更是看不真切,令人联想到“愿者上钩”的姜子牙。

吃过中午饭,雾仍不散。我再次来到堤上,那个垂钓者不见了。来得早不如来得巧,东方的天际远远响起轰鸣,打破刚才的宁静,听着像春雷,不甚响,却充满着耳蜗,震颤着大地,惊得那桑树几欲发芽。乍一看,以为是水天相接处裂开了豁口,放出白光;再看,原来是潮水涌进来了!

那潮水来得那样齐整,像是一道银白闪光的坝,从这一岸直横到浓雾对面的那一岸。我看得出神,倒感觉不像是这潮在走,而是我在情不自禁地向它走去。

潮近了,渐渐分成台阶一样的三层,和着泥水的浪,用本白色的浪花清晰地层层分明。向西流的潮水和向东流的江水猛然相撞,潮凶猛地踩着江水吼叫着向前冲,又一头撞在坝上,“扑”地激起一束比堤岸还高的白浪花,又打着卷儿退去,撞在堤岸的石壁上,和下一层的潮水交织着形成惊人的网格状,像正从泥里揣出的天网。一层层的浪,一层层的网,交着,叠着,就把一江大水打得粉粉碎,最后也不知该流向何方,也不知哪儿是江水,哪儿是海浪了。一江水几乎从脚下奔过去,我既兴奋地想要探头去看得更真,又惊惧地想要跳离堤岸边上。潮过去了,钱塘江水足足涨高了一米多,栈桥不见了,坝也不见了,只余下耳畔潮水的怒吼嗡嗡回响。噢,对了,还有喜鹊拍翅之声。

钱塘江的潮,咆哮却不聒噪。这智者此刻的宁静,岂是匆匆忙忙的城市中所能触到?而且,这宁静中还有一种蓄势待发的情绪,只等时辰一到,就要从东方涌来白花花的浪潮;只等春雷一声,春风一缕,便要争先恐后地绿起来了。

上一篇:秋天的花散文
下一篇:峨眉山月歌 李白 峨眉山月歌的意思诗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更多看好精彩故事!!点击查看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地图|推荐书|好看的小说|好书|小说推荐|书籍推荐|Archiver|好书推荐 沪ICP备11047674号-4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1789号

GMT+8, 2019-4-25 22:04 , Processed in 0.187200 second(s), 3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4-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