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4163

主题

6052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7159

荣誉管理最佳新人活跃会员

发表于 2018-10-4 23:06: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宏村——一个坐落在皖南山坳里的村庄,据说整个村落从空中俯视就是一头牛的形状,这头“牛”在这僻静的山野中,不知度过了多少个春秋,依旧枕山而眠,依水而生,美好的传说,给小村营造出一个神话般的世界。下面为大家分享了宏村的游记散文,一起来看看吧!

  安徽宏村游记散文1

  宏村是一个村,又不仅仅是一个村,更像是个掩映在群山中的“世外桃源”,如果用水墨丹青将它如实描绘出来,就是一副绝美的山水画卷,画面烟雨迷蒙,疏离散淡,俨然一派“杏花、春雨、江南”。

  宏村美,美在水中,村前一片宽阔的水域,俗称“南湖”,拉开了村庄和外界的距离,一弯碧水,环绕着古村落,仿佛古城边上的护城河,守护着这个宁静的山村。水的氤氲,水的温柔,水的轻盈,给山村带来了安宁和祥和,带来了灵气与灵性。水是活水,从山上流下来,汇成小溪,在这里汩汩流淌后,又欢快的朝山下流去,最后注入新安江,汇入千岛湖。

  宏村美,美在徽派建筑,白墙黑瓦,鳞次栉比,马头墙翘角飞檐,高低错落。水中间有一座小小的拱桥,仿佛一道彩虹,一弯明月,横亘在水面上。从池塘的一面看过去,房屋倒映水中,水中便有了蓝天,有了白云,有了粉墙黛瓦,波光潋滟,疏影横斜。那山,那水,那墙,那瓦,那桥,那倒影,像一副剪影,又像一副水墨画,置身其中,婉约,典雅,宁静,让人心醉神迷,仿佛来到画中。

  真有人在水边作画,不是一个人,是很多女孩,穿着白底蓝边的校服,三三两两,在柳树下,架起画板,细细勾勒,画远处的青山,画近处的碧水,更画水边的房子。我从她们身边经过,她们全神贯注,旁若无人,画板上,水彩洇出的笔墨已勾勒出房子的轮廓,水的清幽,山的寂寥,白云的悠闲,一种田园诗的气息呼之欲出。

  进村的路有两条,近一些的可以穿过水中的小桥,直接到达彼岸,远一些的沿水边的甬道徐徐而行,走到尽头便是村庄的正门。进了门是一块几亩见方的空地,两颗古树一左一右,像两位尽职的哨兵,静静的守卫在这里,这一守就是五百多年。左边的银杏树高达二十多米,树干挺拔笔直,右边的红杨树树围五六米,需几人合抱,树冠则像一把巨伞,开枝散叶,形成一片浓荫,庇护着村口这块风水宝地。

  这里便是村民的议事厅,据说,凡有红白喜事,必须要在这里举行仪式。红事时,新娘的花轿要围绕着红杨树转个大圈,预示着新人百年好合,红福齐天,白事时,要抬着寿棺围着银杏树转个大圈,意味着子孙满堂,高福高寿。

  从村口进去,沿着几条幽深的小巷,可以到达村庄的中心。小巷青石板铺就,两边是高高的马头墙,粉白的墙面被风雨侵蚀得有些斑斓,靠近地面的地方长满了青苔,雕刻出了岁月的痕迹。一侧的地沟里有溪水在流淌,水流经各家各户后汇入村头的南湖。墙内是重重的院落,斗拱飞檐,阗寂无声,透着几分神秘。有几株枝繁叶茂的大树,枝丫不甘寂寞的探出墙来,给小巷送来一片浓荫。刚下过雨,石板路湿湿的,天气阴沉,空气中饱含着水分,走在巷子里,令人恍若回到古代,脑海里不自觉跳出戴望舒那首经典的《雨巷》:

  撑着油纸伞,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逢着

  一个丁香一样地

  结着愁怨的姑娘。

  她是有

  丁香一样的颜色,

  丁香一样的芬芳,

  丁香一样的忧愁,

  在雨中哀怨,

  哀怨又彷徨;

  一想到这里,心情无端的忧郁惆怅起来,仿佛真有这么一个姑娘,打着一顶油纸伞,在眼前独自徘徊,彷徨。好在小巷不长,走出去立刻豁然开朗,一个半圆形的湖面出现在眼前,这就是月沼了,这里是电影《卧虎藏龙》的取景地,也是村子的中心。

  湖面不大,但水质清澈,据说水底有泉眼,通过暗道与山上的溪水连为一体,曲曲折折流入每家每户。湖周围都是粉墙青瓦的房子,高高低低,倒影其中,从对岸看过去,朦胧轻柔,似梦如幻。闲暇时,村民们便聚在湖边谈天说地,妇女们浣纱洗衣,孩子们则跑来跑去,嬉戏打闹,只有鸭子、鹅最安静,在湖中悠闲的漫步,那种场景,安详和谐,其乐融融,令人神往。

  湖的北面正中的位置便是村中的祠堂,因为村子都是汪氏先民的后代,祠堂便称作“汪氏宗祠”。祠堂的正门像一座石牌坊,门上面三层飞檐,檐角处有鳌鱼,龙头鱼尾,下方明间字板上上书“世德发祥”四个隶体大字。进了门是一宽敞的正堂,正中位置挂着“乐叙堂”匾,下方是汪氏的三位祖先像,左边墙上还有一女子画像,其名为“胡重娘”,是她当年从西递村嫁到这里,设计了整个村庄的水系,这才有了宏村的香火不绝,代代相传。

  大堂横梁,立柱,斗拱,环廊等都是木质结构,卯榫契合,浑然天成。更有特点的是,大堂四面无窗,中央有一天井,光线便透过天井照进室内。天井呈“口”字型,四面檐角向堂内倾斜,一旦下雨,雨水会落入堂中,取名“四水归堂”,有聚财之意。

  行走在幽深的小巷,不经意间,就会走入某个大户人间的宅院,门面并不张扬,但走进去,却别有洞天。正堂两边有环廊,穿过环廊,是一重重的院落,从空中看,檐牙高啄,勾心斗角,令人不自觉想到欧阳修的《蝶恋花》,“庭院深深深几许,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只是这里的院落没有北方的四合院那么直白,宽阔,胜在布局紧凑,建筑精美,尤其是那些木刻,砖雕,栩栩如生,活灵活现。徽商在中国历史上是与晋商齐名的流派,很多富商巨贾发财后,第一件事便是在家乡大兴土木,修建豪宅,彰显自己的成功,很多官员告老还乡后也会用多年俸禄,为自己在家乡修建一隐身之所,琴棋书画,安度晚年。久而久之,宏村就有了目前这个规模,那时的乡村,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守护者,是士绅阶层,知识分子精神上的后花园,信也。

  小巷里有些人家就在门口做起了生意,有卖小吃的,有卖茶叶的。小吃里我最喜欢的就是毛豆腐了,“舌尖上的中国”曾经介绍过,豆腐发酵后长了一层细细的白毛,用铲子铲起来,在油里煎了,外面焦黄,里面白嫩,吃起来有一种怪怪的味道,越吃越想吃。

  卖茶叶的则干脆在门口架起了炒锅,将早上从山里采摘来的嫩芽现场炒制。正好走累了,我顺势走进一户炒茶的大嫂家,大嫂热情的为我泡上刚炒完的毛峰,碧绿的嫩芽在水中浮浮沉沉,汤色清澈微黄,一股山野的、蕴藉了阳光与植物精华的味道溢了出来,喝一口舌底生津,香气如兰,内心顿时安静下来,一天的疲惫一扫而空。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随意的走走停停看看,一下午的时间就这样不知不觉消磨殆尽,终于到了告别的时候,阴沉沉的天空中突然浮现出一缕阳光,阳光洒落到清澈的南湖湖面上,洒落到粉墙黛瓦上,洒落到远处逶迤的群山上,给这座宁静古老的山庄更增添了无穷的魅力。

  回首宏村,依旧游人如织,往来不绝。

  安徽宏村游记散文2

  人不想走动总是能找到很多借口,比如天太冷、比如很多衣服没有洗、又比如《匆匆那年》还没有看完……于是,在许许多多的借口里,我的冬天生活变得基本可以概括为:白天坐着工作,晚上坐着码字和乱刷。这样日复一日,我从一位苗条的女性变成一位微胖的女士,无比悲惨。

  而就在一个特殊的夜晚,我突然萌生了一个关于旅游的强烈想法。那晚,我盖了三层被,一层是太空棉的,两层是毛毯,无比温暖。温暖总是催生美梦。在那个美梦里,有首歌单曲循环着:“有个热情的地方,名字叫台湾……”。没错,我梦到了台湾。其实我压根都没去过那。

  只是在梦里,台湾却无比生动着:蓝底的路标竖了一路,路标左边写的是短故事,右边写的是“一人即一猪”。梦里看到这些路标是欢喜的,因为它们让我想起《小团圆》里那个路标__“所有目的地”;梦里还有篇海域叫“妹妹海”,海水黑蓝黑蓝,人们告诉我那叫“妹妹海”。海的性别被定义为女,怎么着都多了几份神秘感;而在海边,则是成群的欧巴桑跟阿伯,以蒲扇的摇动来展示这座城市的市井气。后来梦醒了,才想起好久没出游,不免又想去远方看一看了。

  豆瓣活动里看到的“宏村——塔川——协里徒步行”,就点击了“参加”。这么果断的主要原因是,我对黄山一带存有好感。曾在一个夏天去过徽州,当时,竹海在我眼前晃悠着,徽派建筑像一幅幅水墨画般在我眼皮底下闪过,这对见惯了平屋顶的我而言,很新鲜。

  而在车上再一次见到那些徽派建筑时,我心中的某种惊喜和新鲜感却消失——周末的雾很浓,将秋天的颜色稀释了不少,黄是灰的黄,红是灰的红,灰的徽派建筑与那些灰的自然组成一幅幅线条不流畅的画,让我着急,也让我叹息,只盼着把云南的蓝跟春天的明媚都搬到画面里来,好把自己的心也刷得蓬勃开朗。

  而车内却热闹着。领队是位新疆男孩,大三的学生,看起来却一点也不怯。他流畅地介绍自己的家乡、活动的具体内容,末了,还让大家做自我介绍。

  一到自我介绍环节,车厢里南北口音就此起披伏着。这不,两位博士妞还没开口,前面一个调皮的男孩就嚷起了“灭绝师太”,把大伙儿都逗笑了,不过,博士妞们也不恼,抛几个带着笑意的白眼过去,也就算是个回击;到一位“清华哥”自我介绍的时候,有人开始打趣:这可是正宗的清华?我们那边的清什么化工也简称“清华”。“清华哥”则淡定地表示自己来自真清华———到底是真金不怕火炼,要是有人质疑我不是美女我肯定当场就跳起来了。回正题——中排有个女孩说自己喜欢旅行,但强调自己不喜欢在旅途中被鸟追,因为自己有次出行就遭遇了一只一直袭击她的鸟。没被鸟追过的我觉得太稀奇了,都开始怀疑她是不是偷了鸟蛋。队伍里最小的女孩叫杜鹃,大家都调侃她是“小鲜肉”,“小鲜肉”自我介绍结束,领队就跟她喊:你可不要跟着前面那谁跑呀!她怕鸟——听出梗的人都乐了。    伴随这些愉快的交流里,车子很快驶到了宏村镇。路上有两个景象让我觉得颇为新鲜:一个是坐落在群山间的小高层,一个是大片大片盛放在田间的野菊花。尤其是后者,让我眼前一亮,我一直以为田里的金黄是独属于春天的景象咧。

  下了车,我们的第一站是塔川。塔川人很多,成群结队走着,在这人群里,我一眼看到一位老头——他在背包上挂了串红果子。凑上去给他拍照,老头也不反对,他不紧不慢地说:这野果子山里有好多咧,去采吧。只是我后来逛了一圈,也没见到那些鲜艳欲滴的红果子,倒是在主景区见到了几个草垛和一群稻草扎成的假人。游客拍照的拍照,嬉戏的嬉戏,有大妈偎依着草垛静静睡着了。快离开这个景区时,看到了一个山里的小孩,脸庞黑红、眼神透亮、手里握着个硕大的牛奶瓶。这是属于乡间的孩子,质朴不娇气。

  从山坡上看塔川,红绿黄相间的树包裹着一片徽派建筑群,远山层层叠叠。细节被隐去,显出几分寂静跟厚重。

  告别塔川,是徒步行,目的地为宏村。一路上,有经过田埂,也有经过河埂。这一路我走得颇为开心。大片田地与远山带来悠远的心境,种在篱笆边的柿子树看一眼就觉得喜庆,南瓜晒在瓦檐上,婴儿坐在菜地里,农妇三两背着满箩筐的菜匆匆而过。这是这里的生活,也是于我而言的另一种生活。

  晚上去了宏村,潭水倒映着红灯。有年轻人在巷子里唱着许巍。手机早就没电,也就什么都没拍了。第二天趁着天早又一个人去了那里。路上偶遇同组织一个大男孩,明黄的运动服搭配着大书包,生动而朝气的一张脸,他说他刚在山里看到日出。听着倒颇为开心,像自己看到日出一样。

  逛宏村时,最开始吸引我的是村头一扇爬满了南瓜的门,看上去有点儿俏皮,但那俏皮是不张扬的;村里有人腌制臭桂鱼,一层层盐与剁椒将桂鱼覆盖起来,红艳艳的;不少店家卖着像龙须糖般有着毛絮絮的毛豆腐,买了一盒,偏咸,皮很香;写生的人有点多,但应该不比旺季,我大概看了一下,有人一点一点灵巧地涂抹,也有人大把大把用着色,同一个地方,不同的画,正如你我眼里不同的宏村。

  回程路上,所有人分享此次旅行的想法:有人说宏村让她想起自己的小时候;有人说写生的那些学生让她想到高中时的自己;还有个男孩不知怎么的就提到夫子庙,他说大家都觉得夫子庙很矬,但其实夫子庙的凌晨是非常美的,他有次就在凌晨两点去了那,当时夫子庙上方挂着大月亮,特别美……听说队里还有人留下去爬黄山了,他在微信里传来黄山的云海,虚幻之境般。分享总是愉快的事情。

  回想这一路,感觉还不错。第一次在豆瓣活动里记住了所有人的名字和面孔。而全程,我也像是在一个班级里。在这个班级里,领队是班长,副领队是副班长,仍有体力去爬黄山的那位应该是体育委员吧,只是不知道应该把学习委员称号颁给清华哥还是两位博士妹……而我也感谢可爱、友好的他们,把单纯的快乐传递给我。

  安徽宏村游记散文3

  对宏村的向往,源于一幅水墨画。很多年前,我在北方打工,朋友从江南给我寄了一幅宏村的水墨画,甚是喜欢。白墙黑瓦,黑白线条,清晰地勾勒出宏村的美,蓝天白云,远山如黛,彰显着宏村的神韵。

  宏村,安徽黟县的一个古村落,始建于南宋绍熙年间。原名弘村,取弘广发达之意,清乾隆年间改名为宏村。村落背山面水,村人开仿生学之先河,建造了堪称“中华一绝”的古水系牛形村落。村中鳞次栉比的古民居,没有多余的色彩,就是黑与白。白的墙,黑的瓦,一幅天然的水墨画,被喻为“中国画里的乡村”。

  我们到达宏村。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村落前面的一泓碧水,水面开阔,一路一桥,直通村里。人们称作“南湖”,湖畔浓荫覆盖,湖中荷叶田田;近观岸处,倒影如画;四顾诸峰,水天一色。在“南湖”的环绕下,宏村显得宁静、端庄和秀气。穿过小桥,依次进入村中的书院、祠堂和庭院。每一处院落均是高墙深宅,门楼处,厅堂里,砖雕石雕木雕精巧美妙,尽显徽派建筑之美;高堂中,案几上,楹联字画布局摆设古朴典雅,彰显徽商人家诗书传家崇文重义的追求。在每一处厅堂、祠堂和书院,不能不对这里的文化氛围心生钦佩之情。人家案上陈列的代表性物件右边是古瓶,左边是明镜,中间是钟表,取义“终生平静”,表明徽商人家的处事之道;据说右边的古瓶是帽筒,男主人在家的时候,帽子就放在帽筒上。若有客来访,看到帽筒上没有帽子,说明男主人外出经商去了,访问也就不必久留。几乎每一户人家的厅堂里,都有许多楹联,“传家有道唯存厚,爱世无奇但率真。”、“快乐每从辛苦得,便宜多自吃亏来。”“嚼诗书其味无穷,敦孝弟此乐何极。”等众多联语,尽显他们的治家理念。

  穿行在街巷中,到处是逼仄的小路和路旁的水圳。宏村先人把整个村落建设成“牛型形”,这水圳就是“牛肠”,环绕在整个村中,其实是他们设计的用水设施,把周围山泉引入村中,环环绕绕,让每家每户用上了最早的“自来水”。村中间有一半月形的水塘,他们谓之“月沼”,也就是所谓的“牛胃”,这里的水安详清冽,透明如镜,四周的房舍倒映在水里,复合成美妙的水墨画。

  被喻为民间故宫的承志堂气派、古典。当年,发达起来的徽商汪定贵,带回金银细软无数,破土动工砌了这座宅院,前后花费五六年的时间,单单天井就开了九个。宅子里的每一方砖,每一截木,每一块石头,无不用尽匠心,上面的雕刻,精湛非常,随便取下一小块,都是非同寻常的艺术奇葩。如横梁上的百子闹元宵图,一百个小儿神态各异,活泼伶俐,令人叹为观止。民间多能人,从这里的砖雕、石雕和木雕上,更能说明这一点。从一个狭长的弄堂穿出去是后院,院墙上,藤蔓密集,光影交错。一扇窄窄的木门,门上一把铁锁已是锈迹斑斑。这古老的后院,当年不知发生了多少故事。那些藤蔓,是不是记得墙根下的一场爱恋,或者一段往事。

  月沼其实是人工开挖的一方池塘,呈半月形。塘边的徽式建筑,错落有致地排列着。水映着房,房衬着水,形成独特的人文景观。至于月沼为何挖成半月形,有不少的传说,其中,我最喜欢的是关于一个女人的。那个女人叫胡重娘,她的男人和别的商人一样,重利轻别离,几年难得一回见。她便出资挖了这方池塘,以寄托相思,取花半开、月半圆之意。

  在一户人家,我就见到一张形似月沼的桌子。主人告诉我,这样的桌子有一对,就是两个半月形的。据说当年男主人经常出去做生意,男主人不在家,女主人和家眷只使用半边桌子,等男主人回来了,就把两外半边桌子凑在一起,形成一个圆形,取大团圆之意。看得出古时候,女子对男主人的敬重,以及长久的思念之情。

  村口两棵古树,被当作宏村的“牛角”,一棵红杨树,一棵白果树。都五百高龄了,却不显老,阳光下树叶绿得发亮,蓊蓊郁郁,笑迎八方来客。

  出了村子,回望宏村,俨然一副水墨画,安静地挂在青山绿水间。

上一篇:席慕容经典散文
下一篇: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抒情散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更多看好精彩故事!!点击查看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地图|推荐书|好看的小说|好书|小说推荐|书籍推荐|Archiver|好书推荐 沪ICP备11047674号-4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1789号

GMT+8, 2019-4-24 20:45 , Processed in 0.187201 second(s), 3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4-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